设为主页 | | 关于我们 | 会员专区
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
| | | | |

苏铁山:“基因战争”的系统工程

时间:2021-11-28 00:1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如果中华民族还有未来,公元2010年初的转基因主粮之争一定会作为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载入中华民族的史册,历史将会浓墨重彩的记述:一批率先警醒的中华儿女与全中国人民一起粉碎了外鬼买通内奸阴谋发动的的欲灭我中华民族的基因战争。 如果未来中华民族不幸走

  如果中华民族还有未来,公元2010年初的“转基因主粮之争”一定会作为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载入中华民族的史册,历史将会浓墨重彩的记述:一批率先警醒的中华儿女与全中国人民一起粉碎了外鬼买通内奸阴谋发动的的欲灭我中华民族的“基因战争”。

  如果未来中华民族不幸走上了印第安人种族大灭绝的悲惨道路,未来“基因战争”的胜利者们仍然会高举着虚伪的“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普世价值”大旗平静的宣布:这是一个劣等的民族,是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淘汰了他们。

  鲁迅曾在《狂人日记》中写道:“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我们翻开历史一查,满眼都是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人群对人群,集团对集团,教派对教派,民族对民族,国家对国家。为了土地,为了财富,为了生存空间,为了世代恩仇,

  从来都是杀声不断,烽火连天。“田园牧歌”、“花前月下”令人向往。“和谐共赢”、“和谐世界”则是更为高级的理想。然而,历史和现实的回答更多的是热战和冷战,是竞争和搏杀。

  当社会分化为剥削压迫阶级和被剥削被压迫阶级,当世界分化为国际剥削压迫阶级和被剥削被压迫阶级,当“人种优生论”、“种族优劣论”成为一种世界观,阶级的矛盾和斗争,国际阶级的矛盾和斗争,种族的矛盾和斗争,便与上述的矛盾和斗争混杂交织在一起,表现的更为血腥和残酷。

  从盎格鲁撒克逊人用天花病毒屠杀数千万印第安人,到法西斯德国的日耳曼人用毒气室和焚尸炉对数百万犹太人进行的工业化屠杀;从殖民者对非洲黑人的围猎,到日本法西斯的“三光政策”对三千万中国人的大屠杀。在世界的历史上,种族的屠杀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温情。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人种优生学”、“种族优劣论”成为德国法西斯政治理论的基础。

  1938年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年度报告》中,韦弗尔第一次使用了“分子生物学”的概念。“分子生物学”继承了“人种优生学”的研究成果,其基本的假设是:几乎所有的人类

  “人种优生学”随着纳粹德国的灭亡而臭名昭著。改头换面的“分子生物学”却在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支持下获得了大发展。“转基因生物”是“分子生物学”的研究成果。

  1961年,洛克菲勒三世向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发表了“第二次麦克杜格尔演讲”。他说:“在我看来,人口增长是当今社会仅次于核武器控制的头等大事。”他还说:“过快的人口增长带来的问题,由于其冷酷的必然性和数字的确定性,使得人类社会的前途变得惨淡和可怕。”

  1966年,福特基金会投资与洛克菲勒基金会联手共同推进“分子生物学”的研究。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尼克松总统给基辛格下达了一个高度机密的研究任务:“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增长与美国国家安全的关系”。1974年,《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200号》(NSSM-200)完成。该报告的核心观点是:大量的资源在发展中国家,而这些国家不断增长的“劣种人”妨碍着美国获得大量廉价的资源,必须除掉这些“劣种人”,才能维护美国利益。

  1984年,在洛克菲勒基金会与福特基金会的支持下,“分子生物学”的研究重点逐渐转向发展中国家的主粮“水稻的育种”。在此以后,数亿美元的资金终于开发出了“转基因水稻”、“转基因玉米”、“转基因大豆”等。

  1995年9月27日,在美国旧金山,世界帝国主义、种族主义的顶级政治、经济、学术精英们,召开“费尔蒙特饭店会议”。该会议认为,世界人口严重过剩,与全球资源和环境的矛盾愈来愈尖锐。世界只有20%的人口是精英人口,有用的人口,其余80%是垃圾人口,“多余的”的人口。要解决这一问题,一是采用布热津斯基的“喂奶主义”,“弃置和隔绝那些无用及贫穷的垃圾人口,不让他们参与地球文明生活的主流,将一些消费残渣供给他们,任其自生自灭。”二是设法逐步用“高技术”手段,消灭他们。

  1996年阿根廷总统向孟山都公司颁发许可证,允许它在阿根廷全国独家销售转基因大豆。2000年转基因大豆的播种面积超过1000万公顷。到2004年,面积扩大到1400万公顷以上,占到阿根廷所有农业用地的48%。

  1988年至2003年,阿根廷的奶牛农场减少了一半,被迫从乌拉圭高价进口牛奶。机械化的单一种植大豆的农作方式迫使数十万农民离开土地,贫困和营养不良现象大量出现。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阿根廷的生活水平是拉丁美洲最高的国家之一,生活在贫困线年高升至51%。阿根廷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营养不良人口到2003年约占总人口3700万的11%-17%。

  在孟山都、雀巢、卡夫等公司的推动下,阿根廷政府向穷人提供大豆食品,名为“生命蛋白”。杜邦公司也向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穷人分发大豆强化食品,阿根廷的穷人成为活体试验品。它们并未告诉人们,这些转基因大豆含有一系列可疑物质(有毒物质),可引发过敏症,也可能致癌。

  转基因大豆的大面积种植,“农达除草剂”的大量的喷洒,把其他植物几乎全部杀死。昆虫、鸟、鱼、鸡等也大量死亡。接触到“农达”除草剂的很多农民也患上了多种疾病。

  更为可怕的是,阿根廷的“灾难”具有不可逆性,由于“基因漂移”所造成的“基因污染”,想恢复传统农业几乎不可能,原有的种子也没有了。

  2001年9月,圣地亚哥的一家生物技术公司EPICYTE宣布创造了可以杀死精子的转基因玉米。2004年5月美国BIOLEX收购了EPICYTE公司,从此以后杀精玉米的话题从媒体上消失。

  最晚从2001年至今,美国孟山都公司在广西推广了上千万亩“迪卡”系列玉米。(说该玉米是转基因玉米,农业部科技司白司长说该玉米不是转基因玉米)。

  2009年11月19日广西新闻网报道说:“我们对广西19所高校的217例大学生志愿者的精液进行了质量分析,竟有56.7%的大学男生精液异常,这个结果连我都吓了一跳,这是个相当惊人的数据。”这是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男性学科主任梁季鸿博士告诉记者的。

  2007年,法国科学家证实:孟山都公司生产的一种转基因玉米对人体肝脏和肾脏具有毒性。2008年美国科学家也证实,长时间喂食转基因玉米,小白鼠的免疫系统受到损害,该研究成果发表在同年《农业与食品化学》杂志上。2009年12月22日,法国生物技术委员会最终宣布:转基因玉米“弊大于利”。

  基因武器——用“转基因技术”制造的具有特殊“毒性”的“转基因物质”,因其具有特殊的杀伤(绝育、疾病、死亡等)能力,故称“基因武器”。

  基因战争——用“转基因技术”制造的具有特殊“毒性”的“转基因物质”,对“目标国家”、“目标种族”、“目标人群”进行杀伤(绝育、疾病、死亡等)的一种战争形式。

  “核战争”的发动必须解决“核弹”的运载工具问题,轰炸机和导弹就是“核弹”的运载工具。

  “基因战争”的发动也必须解决“基因武器”的运载工具问题。特殊的“转基因大米”、特殊的“转基因玉米”、特殊的“转基因大豆”等便是“基因武器”的运载工具。

  但是作为“转基因武器”的特殊的“转基因大米”、特殊的“转基因玉米”等,必须对“目标国家”、“目标种族”、“目标人群”大量投放,诱骗其大规模的自种自食,才能达到大规模杀伤的预期效果。所以这又是一个社会系统工程问题,于是便有了“基因战争”的系统工程。

  利用宣传机器,大造舆论,将“生产资料私有制”,“按资分配”、“市场经济”歌颂成人类历史上最好的经济制度,将个人主义价值观为核心的,实际上主张剥削压迫合理,虚伪的假自由、假民主、假平等、假博爱,宣传成人类的“普世价值”。以“名利”作为手段,用奖学金、研究基金、访问学者等俘获一大批“目标国家”、“目标种族”的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学术精英,对他们进行“洗脑”,并将他们培养成买办和驯服工具。同时妖魔化“目标国家”、“目标种族”的“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按劳分配,计划经济”制度。妖魔化以“集体主义”为核心的“社会主义价值观”。用“个人主义”取代“集体主义”,从而瓦解“目标国家”、“目标种族”的人心。使他们变成“一盘散沙”。与此同时,用大量的谣言,用伪造的历史对“目标国家”、“目标种族”的人民领袖、民族英雄和反帝反封建反对剥削压迫的光辉历史进行妖魔化。使“目标国家”、“目标种族”的人民思想混乱,丧失民族自信和自尊,进一步散沙化。

  对“目标国家”、“目标种族”采用外部施压、诱导(加入世贸组织,成为市场经济国家)。内部利用内奸鼓吹改制(改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为资本主义私有制,改按劳分配为按资分配,改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转轨(转为多数人谋利益的社会主义轨道为维护少数人利益的资本主义轨道),接轨(接世界资本主义社会体系和经济体系之轨)。从根本上改变“目标国家”、“目标种族”原有的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实现“资本主义”彻底复辟或大面积复辟。使“目标国家”、“目标种族”整个社会的生产和经济活动的最终目的指向“利润”、“金钱”。而不是真正满足广大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

  “目标国家”、“目标种族”实行生产资料私有制,按资分配和市场经济后,必然出现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必然出现社会贫富的两极分化,失业的增加和民不聊生;必然出现基于阶级矛盾和斗争的民族矛盾和斗争;必然出现社会人心的分裂和对立;必然导致各种社会矛盾的加剧;必然导致社会刑事犯罪的高发和社会秩序的混乱;必然导致社会不满情绪的高涨和离心力增强;必然导致“执政者”失去社会信任,逐渐丧失执政能力。最后必然导致“目标国家”、“目标种族”大规模的内乱并走向瓦解。而社会的混乱和失序更便于携带“基因武器”的“转基因主粮”的使用。

  推动“目标国家”、“目标种族”生产资料私有制,按资分配和市场经济的深化,使其绝大多数经济组织私有化、外资化、股份化、殖民化。瓦解其独立自主完整的工业体系、国民经济体系、科研体系、国防军工科研体系和军工体系。瓦解其农业的社会主义集体经济、合作经济。使其绝大多数经济体和个人只为“利润”和“金钱”生产、经营和运动。将很多的人改造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经济动物。用个人主义的价值观推动社会大量的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学术精英的腐败,也变成经济动物,基本丧失为天下苍生,为天下兴亡献身的士子精神。

  当“目标国家”、“目标种族”的经济体和无数个人在“市场经济”的强迫下,只能自谋生路,自谋生计,被迫放弃最后的社会公德时,为资本创造利润的“转基因农作物”的大面积种植、推广和销售的条件便逐渐具备了。

  有计划的大量采集“目标国家”、“目标种族”、“目标人群”的血液样本,进行深入的基因研究……

  有计划的培养、训练、俘获“目标国家”、“目标种族 ”的一批“转基因技术”专家和主管农业的官员,通过他们大肆宣传“转基因作物”的种种好处和优点。(绝口不提“转基因作物”中有的使用了“毒蛋白”等,害虫吃了会死,对人也存在潜在的危险;绝口不提多起吃了 “转基因作物”的试验动物的不良反应,丧失生育能力和提前死亡等;绝口不提“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对环境、生态、生物多样性等方面的危害;绝口不提俄国、欧盟、日本、印度等国家反对“转基因主粮”的坚定态度;绝口不提“转基因技术”最发达的美国,大面积种植“转基因作物”是用于工业原料、动物饲料和出口。很多美国民众也反对“转基因农作物”作为饲料,美国人决不把“转基因作物”作为自己餐桌上的主粮。)

  有计划的打入“目标国家”、“目标种族”的内部,与其政府部门建立广泛联系,开展各项业务合作;与其研究部门开展合作,提供转基因技术和资金;与其种子公司合作成立合资种子公司,并提供转基因种子。

  在完成上述系统工程的四项之后,即可以着手利用“目标国家”、“目标种族”的“转基因技术”专家、农业部门的官员、转基因研究机构、种子公司等推动“转基因作物”。特别是“转基因主粮”的大面积种植,进而推动其整个农业“转基因化”。在未对“目标国家”、“目标种族”发动“基因战争”之前,先使其成为国际转基因技术公司、种子公司等的赚钱工具。

  在时机成熟时,将“基因武器”通过已形成的渠道秘密的输往“目标国家”、“目标种族”,使其大规模种植特殊的“转基因主粮”并使“目标国家”、“目标种族”的人民普遍食用,最终实现对其大规模杀伤的战略目的。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结构注释 苏铁山:因为“崇高”所以“辉
机场巴士 | 世界天气 | 外汇牌币 | 世界时间 | 取票与付款方式 | 投诉与建议 | 联系我们 | 国际机票

Copyright © 2008 elic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易联东方国际机票网
电话:4007-100-800 传真:65305717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9号华普花园B座1206室 邮政编码:100007

 
京ICP备09065193号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京ICP备案号:78945612 开发维护:奇迹网络